信息公開在行動 | 浙江省垃圾焚燒廠飛灰處置情況信息公開簡報

 

根據蕪湖生態中心統計:截止2017年8月份,浙江省已運行的生活垃圾焚燒廠(以下簡稱“垃圾焚燒廠”)共38座,在建4座,是我國垃圾焚燒廠最多的省份。眾多的垃圾焚燒廠無疑將產生大量的垃圾焚燒飛灰(以下簡稱“飛灰”),飛灰是指煙氣凈化系統捕集物和煙道及煙囪底部沉降的底灰,富含二噁英和重金屬,是每個垃圾焚燒廠必然會產生的危險廢物,被列為國家危險廢物名錄,處置不當會給環境帶來巨大的隱患,需要規范化處置。因此,飛灰處置信息的公開也就成為整個飛灰管理體系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

2017年8-10月蕪湖生態中心向浙江省38個市/區環保部門申請了38座垃圾焚燒廠的“2017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飛灰轉移五聯單”、“2017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飛灰實際產生量及去處”、“2017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飛灰檢測報告包含二惡英及有害浸出物指標”。申請結果發現:近一半的環保部門拒絕提供相關信息,例如:嘉興海寧市環保局、麗水市環保多次溝通后仍未給予任何回復;湖州市長興縣和安吉縣環保局曲解飛灰“過程性豁免”含義;部分環保部門以不屬于公開范圍為由拒絕提供相關信息,例如:諸暨市環保局和舟山市環保局。

 ●  

一、信息公開申請及答復情況

在此次申請的38個市/區環保部門中:有17個市/區級環保局未提供相關信息,21個市/區級環保局給予了答復,具體情況各不相同。

1、近半數環保部門拒絕給予答復

地方環保部門推卸責任的情況仍然存在,17個未提供相關信息的環保局中,嘉興海寧市環保局、麗水市環保局至今未給予任何回復;紹興諸暨市環保局、舟山市環保局均以不屬于公開范圍為由拒絕提供數據資料;部分環保部門質疑申請主體的環境信息知情權并要求提供相關性證明材料的情況,如嘉興市嘉善縣、臺州市溫嶺縣、臺州臨海市、寧波余姚市、臺州玉環縣、杭州市蕭山區、寧波市鎮海區、寧波市北侖區、紹興市越城區、紹興市上虞區、紹興市11個環保部門;嘉興桐鄉市環保局和嘉興市環保局存在相互推諉的情況;杭州市余杭區環保局回復稱杭州余杭錦江環保能源有限公司已于2017年7月停產。

永康市環保局回復提供網址查詢

2、僅7個地方環保部門完整答復信息

21個提供信息的環保局中,僅有7個地區環保部門回復情況較好,完整回復了三項申請信息,例如:杭州臨安市、溫州鹿城區、溫州瑞安市、溫州市永嘉縣、溫州市德清縣、嘉興平湖市、金華義烏市。剩余14個環保部門回復信息不全,其中,寧波慈溪市、麗水市蓮都區、嘉興市南湖區環保部門僅提供了一項申請信息;湖州市長興縣、湖州市安吉縣、湖州市南潯區、嘉興桐鄉市、溫州樂清市、溫州市甌海區、金華市婺城區、杭州市濱江區8個環保部門提供了兩項申請信息;臺州市環保局、溫州市龍灣區未提供飛灰五聯單;金華永康市環保局提供網址,自行查閱,但在其提供的網站上卻只找到其中一項申請信息。

飛灰依申請公開答復情況一覽表(可點擊看大圖)

二、結論與發現

1、地方環保部門曲解飛灰“過程性豁免”含義

在本次信息申請的回復中,湖州市長興縣環保局和湖州市安吉縣環保局認為“根據國家2016年8月1日公布實施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的規定,生活垃圾焚燒飛灰滿足《生活垃圾填埋場污染控制標準》(GB16889-2008)中6.3條要求,進入生活垃圾填埋場過程不按危險廢物管理,所以該公司不需執行危險廢物轉移五聯單制度”。湖州市南潯區環保局稱“湖州南太湖環保能源有限公司飛灰經固化后送至湖州市經濟開發區楊家埠鎮松樹嶺填埋場填埋,無危險廢物轉移五聯單”。

實際根據2016年的《國家危險廢物名錄》,滿足要求的生活垃圾焚燒飛灰“填埋過程不按危險廢物管理”,但危險廢物轉移聯單制度屬于危險廢物“轉移”環節,不在過程性豁免的范圍內,應該按照《危險廢物轉移聯單管理辦法》執行危險廢物轉移聯單制度。同時,按照國家環保部2016年9月18日公文環環監函[2016]188號第一點“因此在填埋之前的全部過程均按危險廢物管理”。調研發現很多環保部門對此存在理解偏差,環保部門應該正視這個問題,進一步明確“豁免”的概念。

 

安吉縣環保局稱飛灰轉移無需“五聯單”

2、近半數環保部門設置申請阻礙,拒絕給予信息公開答復

此次申請有近一半的環保部門未提供任何信息,拒絕提供的理由有:不屬于信息公開范圍;要求提供相關性證明材料;提供網址,自行查閱,但無法查詢到相關信息。 

本次依申請公開郵寄的資料有:《社會團體法人登記證書》1份,信息公開申請說明1份,申請表3份,《231座生活垃圾焚燒廠信息公開與污染物排放報告(第三期)》1份(“報告”為本項目2016年的研究成果,說明用于科研的相關研究內容)。但在此次信息公開申請回復中,要求提供相關證明材料的比比皆是,項目團隊多次與要求提供相關證明材料的環保部門解釋,均溝通無果,依然要求提供用于科研的相關證明材料,環保部門給依申請公開設置重重障礙,更有甚者,如蒼南縣環保局認為依申請公開的責任人為企業,多次溝通,拒絕給予答復。 

還存在各級環保部門相互推諉的情況,例如:項目團隊向桐鄉市環保局申請三項信息,關于飛灰轉移五聯單相關信息得到答復稱建議向嘉興市環境保護局申請危險廢物轉移聯單。隨后,項目團隊向嘉興市環保局寄出申請,得到答復稱嘉興市環保局要求桐鄉市環保局于2017年10月15日前向蕪湖市生態中心提供相關申請信息(危險廢物轉移聯單)。至今,蕪湖生態中心未收到飛灰五聯單相關信息。

3、部分環保局認為所申請信息不屬于信息公開范圍

 另外,此次回復中,紹興諸暨市環保局、舟山市環保局認為所申請信息不屬于公開的信息范圍。以紹興諸暨市環保局為例,根據紹興市環境保護局2017年7月10日公布的“紹興市2017年度重點排污單位名錄(第一批)”可知:浙江諸暨八方熱電有限公司被列為紹興市重點排污單位。另根據《企業事業單位環境信息公開辦法》第九條重點排污單位應當公開下列信息:“(二)排污信息,包括主要污染物及特征污染物的名稱、排放方式、排放口數量和分布情況、排放濃度和總量、超標情況,以及執行的污染物排放標準、核定的排放總量”。而蕪湖生態中心所申請的內容“浙江諸暨八方熱電有限責任公司2017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飛灰五聯單、飛灰實際產生量及去處、飛灰檢測報告包含二惡英和有害浸出物指標”恰好為重點排污單位的主要污染物及特征污染物的排污信息,應依法予以公開,但卻被以“不屬于信息公開范圍”被拒絕回復。

諸暨市環保局稱申請信息不屬于公開范圍 

 ● 

三、建議

“浙江省企業自行監測信息公開平臺”是浙江省企業環境信息官方設置的公開平臺,約有8成在運行的垃圾焚燒廠在此平臺上公開了相關環境信息,也存在少部分垃圾焚燒廠在企業官網對于排污情況進行了信息公開。但公眾很難在這些平臺上看到垃圾焚燒廠飛灰處置的相關信息。因此,蕪湖生態中心選擇了依申請公開的途徑來獲取浙江省垃圾焚燒廠飛灰處置情況,同時從第三方的角度觀察地方環保部門依申請公開處理能力。

在此次申請的38個市/區環保部門信息公開申請答復中,近半數的環保部門在多次溝通后仍然拒絕給予任何答復。六成的環保部門提供了相關信息,其中7個地方環保部門給予了全面答復,環保部門依申請公開情況依舊不樂觀。

1、建議垃圾焚燒廠飛灰處置情況情況全面主動公開

垃圾焚燒廠基本屬性是“企業”,企業的不管何種類型的排污對象都是我們共有的環境,所以企業所有的排污情況都應該進行公開,特別是屬于危險廢棄物飛灰的處置情況更是如此。而且,飛灰信息應該被納入垃圾焚燒廠和環保部門主動公開的范圍。

2、 建議地方環保部門進行普查,全面掌握飛灰的處置信息

飛灰作為垃圾焚燒廠必然會產生的廢物,調研發現,多數焚燒廠都進行固化后填埋處置,除了垃圾焚燒廠所做的自行監測之外,環保部門也應該定期進行監督性檢測,確保每個批次進入垃圾填埋場填埋的飛灰都能達標。

3、 建議政府部門以開放的心態接納公眾的依申請公開需求

環境信息公開是我們國家環境保護管理體系中的重要一環,需要每個公眾的參與,這就必然需要政府部門打通公眾參與的通道,使公眾能夠順暢的參與監督工作。

 

新的環境保護法明確規定,環境保護主管部門應當依法公開環境信息、完善公眾參與程序,為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參與和監督環境保護提供便利。垃圾焚燒廠的飛灰處置信息必然是環境信息中最為重要的一部分,蕪湖生態中心希望通過此次行動推動垃圾焚燒廠完善信息公開。

 

 

感謝阿拉善SEE基金會“衛藍俠”項目對該項目的資助。

公告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