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開在行動 丨 垃圾焚燒廠依申請公開“五年之路”

 


還有幾天就是2018年,如果以“生活垃圾焚燒信息平臺”上線開始算起,蕪湖生態中心垃圾焚燒相關的項目已經走過了六年;而以信息公開為主要手法推動垃圾焚燒廠清潔運行,向環保部門寄出信息公開申請的工作,也已經有五年了。這五年,項目團隊做了一個小小的統計,發現隨著環境保護整體意識的提高,政策的完善以及項目的堅持執行,環保部門對于垃圾焚燒廠信息答復率也在不斷提高。

 

生活垃圾焚燒信息平臺


五年時間,蕪湖生態中心的依申請公開之路見證了環保部門對于信息公開的態度:從2012年的34.4%回復率上升到2017年的72.65%;從最開始多數環保部門答復該信息為國家秘密到現在多數環保部門主動溝通答復……可以看出環保部門處理依申請公開能力的大幅提升。雖然目前還依然存在大量的環保部門給予的答復基本沒有實質性的內容,但項目將繼續依照新《環保法》,推動企業排污信息的主動公開。

 

環保部門的回復率不斷提高

垃圾焚燒廠的基本屬性是企業,而一個企業的環境表現是受到環保部門監管的。因此,環保部門應該掌握垃圾焚燒廠的排污信息,或者說是“環境信息”,因此這些信息無形中就從企業信息變成了政府信息。政府信息的公開方式分為主動公開和被動公開,被動公開也就是公眾的依申請公開。當沒有找到某企業主動公開的信息時,我們就需要依申請公開。

安慶市垃圾焚燒發電廠

公益組織作為民間自發形成的組織,是代表公眾去發聲的,蕪湖生態中心更是這樣。從公眾的角度出發,我們會關注企業的環境信息,實際最為關注就是企業的排污信息,看看它是否影響了我的生活環境。判斷一個企業是否合法合規運行,最為基礎的就是它的污染物是否可以“達標排放”。我們知道,不管企業是否達標排放都會對共有的環境帶來污染,而“達標”就是把污染物控制在國家法律法規可以接受的范圍內,可往往對于生活在企業周邊的公眾來說這個范圍并不能完全接受。因此有時就存在著公眾對于企業排污的舉報,而環保部門回復說檢測是達標的情況,這從技術上來說是可以理解的,但污染根據不同人的不同生活范圍,存在著不同的感受力。

垃圾焚燒廠信息公開申請郵寄的快件

環境是共有的,我們劃分了很多行政區域,剛認識的朋友還會問“你是哪里人”,但這些都是人為的劃分,真實的土地、空氣、水源是不會分彼此的,是相通的。每個人都應該關注企業的排污狀況,因為排污信息的公開是公眾參與和監督的基礎,所以作為一個普通公眾需要知曉如何進行信息公開申請。


五年時間,蕪湖生態中心持續關注著垃圾焚燒廠信息公開狀況,通過觀察環保部門的平臺獲知政府主動公開的信息,通過依申請公開獲知未主動公開的信息,然后對于信息進行整理分析,定期發布簡報和報告,推動更多垃圾焚燒廠更多的公開,更加完善規范的公開。


蕪湖生態中心垃圾焚燒項目報告

五年時間,蕪湖生態中心也不斷向各地環保部門傳達垃圾焚燒廠排污信息主動公開的政策依據和重要性,強調垃圾焚燒廠的排污信息是應該被完整答復的信息。幾年前,我們國家企業環境信息公開的法律法規并不完善,項目團隊致力于自下而上的倡導更多的垃圾焚燒廠信息公開;但現在,國家企業環境信息公開的法律法規已經趨于完善,2014年頒布的《企業事業單位環境信息公開辦法》正在修訂,也過了征求意見階段,項目團隊重點放在了倡導環保部門嚴格執法。

蕪湖生態中心推動企業違法行為的整改


國家有“五年規劃”,對于蕪湖生態中心的垃圾焚燒項目來說,五年也是個重要的節點,2017年是焚燒項目五年計劃的最后一年。對于垃圾焚燒行業來說,2017年的“裝、樹、聯”是一件大事,但對于關注垃圾焚燒廠的我們來說,“裝、樹、聯”只是針對于垃圾焚燒廠煙氣自動監測數據進行了相關規定,還缺少網上信息公開、缺少煙氣監督性監測數據、缺少廢水自動監測數據、缺少飛灰檢測數據,這也就意味著蕪湖生態中心在垃圾焚燒焚燒項目下一個“五年”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我們不能說因為蕪湖生態中心的工作,垃圾焚燒廠信息公開有了這樣的進步,但項目團隊始終以推動垃圾焚燒廠污染物排放的信息公開及達標運行為目標。

 

公告分類: